修果

我亦是行人

试水片段

  傅红雪睁开眼,床上只有他一人,只有另一边的褶皱昭示那人的存在。傅红雪坐了起来,下床,踉踉跄跄地向门外走,他拖着一条伤腿,走的心酸又别扭。客厅里幽暗空荡,巨大的落地窗将这座城市繁华的夜景呈现在傅红雪面前。他裹紧了身上的睡袍,几不可闻地颤了一下。屋外月色如银,给露台笼罩上一层朦胧。傅红雪在这扯不开的柔光中看见了他的爱人。那人许是听见了动静,扭头朝他弯了眉眼,唤:阿雪。

评论(1)

热度(4)